夏雁秋这一笑,弄的屋里的几人更不是滋味了,瞧瞧自家这不争气的闺女,人家小伙子一句话就给逗乐了。
    夏雁秋自然不会意识到这点的,现在她的眼中只有恋人哪还容的下父母兄弟啊。
    说是不让送,夏雁秋还是送到了家属区的门口。
    “喂,早点把那本词典送过来,我爸挺喜欢你的”夏雁秋说道。
    桑柏嗯了一声:“我知道,今天晚上我就回去拿”。
    桑柏一想到夏雁秋一家并不是如他原来想的那样坚决反对自己,心中就如同大夏天吃了块冰西瓜似的。
    一想到冰西瓜,桑柏不由的拍了一下脑袋。
    “我真是猪啊,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出呢?”桑柏道。
    夏雁秋被桑柏弄的又笑了:“你还知道自己是猪啊,被我弟弟打成那样怎么就知道跑?”
    桑柏笑了笑,心道: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不常打架的,那时候你两弟弟一个拦住了去路一个守住了退路,明显就是俩常打架的,我当时要跑估计就不是现在这模样了,能不能爬起来都难说。
    不过这话他显然不会说给夏雁秋听的。
    看了一下四周,桑柏发现没人,于是突然凑上前去亲了一下夏雁秋的脸颊。
    “我走了!”
    突然被吻了一下脸,夏雁秋一下愣住了神,等着桑柏骑着哼着小曲跑出了老远,夏雁秋这才回过了神来。
    “流氓!”
    紧张的看了一下四周,夏雁秋轻骂了一句,就算是天黑,夏雁秋也知道自己的脸红成了一块红布,烧到了烫手。
    伸手捋了一下自己的辫子,走了几步猛的一甩头,双手背在身后,轻轻的哼着小歌,夏雁秋如同小鹿一样跳跃着往家走。
    “送走啦?”
    一进门,夏雁秋便见到自家的父母依旧坐在客厅。
    “嗯!”
    看到两个弟弟正大马金刀的坐着,夏雁秋一个眼神甩了过去,夏卫国和夏卫军一副狗腿子模样站了起来。
    “你别高兴的太早,他自己说的两年之内要是盖不起小楼,他就没脸上门提亲”。
    赵美玲着实有点看不下去了,自家的闺女一点矜持也没有,这要是真的嫁了过去,还不是让人家给吃的死死的。
    现在赵美玲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自家闺女给人家当牛做马,伺候桑柏一家老小的画面,时不时的还得挨公婆打骂,那日子过的就别提多苦了。
    “小桑不错”。
    夏士杰说道。
    “老头子你疯啦,闺女嫁到农村去你说不错?”赵美玲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夏士杰也不与妻子争辩,扔下一句:“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
    说完背着手回自己屋里去了。
    看到丈夫回了屋,赵美玲坐到夏雁秋的旁边,伸手揪着夏雁秋的胳膊:“你个死丫头,到时候饿死了也没有人可怜你,你知道农村的厕所没有,到时候……”。
    “呕~!妈,你也太恶心了”。
    夏卫军说道。
    “还有更恶心的我还没说呢,一年到头也不洗几次澡,身上全是虱子……你以为农村的日子好过?我跟你说,你看后面的矮房区,上个厕所最远得走好久,比那样的生活难一千倍”赵美玲一边说一边瞅着夏雁秋。
    夏雁秋望着母亲,然后突然间笑了,伸手揽住了母亲肩,把脑袋贴靠到了母亲的肩上:“妈,跟他在一起再多的苦我也乐意。再说了,您年青的时候不是也这样,那时候我爸不也是农村的”。
    赵美玲被女儿这么一说,愣了好一会儿不由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抚着女儿的头发柔声说道:“妈就是知道自己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才不想你走我的老路,你知道你爸用了多少年才给你们爬出一个城市房口来么?还有你真的以为农村一家子老老小小的容易伺候?我是你爷奶走的早,要不然……哎!”
    “这点你不用担心,桑柏家的人口很简单,就他一口人,没有父母的”夏雁秋说道。
    “没有父母?!”赵美玲有点愣神了。
    夏雁秋嗯了一声:“是啊,他父母早亡了,从小跟着他师父长大,去年他师父也去世了,现在就他一个人过”。
    “这,过日子没个父母帮衬……”赵美玲不知道说什么了。
    觉得桑柏有父母那闺女嫁过去日子不好过,但是听到桑柏没父母,又觉得日子少了老人的帮衬,转念又一想,觉得自己人家父母死不死的也似乎不太好。
    “没父母好啊,姐……”。
    赵美玲一听儿子说话了,立刻转过头喝诉道:“几点了,你们俩个还杵着,还不快点去睡觉,明天早上都给我老实的上班去”。
    被母亲一骂,夏卫国、夏卫军兄弟俩脖子一缩,老实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哎,傻闺女”赵美玲怜爱的抚着女儿的脑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鼻头酸酸的,就好像身上一下子少了一块肉似的。
    夏雁秋也不说话,娘俩就这么靠着。
    人家母女这边正伤感着呢,桑柏把车子蹬的跟个风火轮似的往镇子上冲去,到了镇上之后也不会村,等着天亮先花钱机了一百斤大米,然后又冲到了大胜家想去割点肉,谁知道运气不好,人家大胜今天没有宰猪。
    大胜家没有宰猪,桑柏又回到了镇子。
    经过鲁献国家的门口,桑柏随意看了一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去他家碰个运气什么的。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就是多浪费一点口水么。
    于是桑柏来到鲁献国家的门口,轻轻的拍了一下门。
    “家里有人么?”
    “谁啊”院子里传来一声妇人的声音。
    听声音桑柏知道这是陆大友的媳妇,也就是鲁献国的姐姐。
    打开了门,妇人一看是桑柏,顿时笑道:“原来是桑柏同志啊”。
    桑柏太好记了,几乎谁见一面都能记得,特征太明显了啊,全县就找不出第二个这么白净的人来。
    “鲁大姐,我正好路过这,想问问这附近还有没有人卖私宰的猪的”桑柏问道。
    妇人听了说道:“大胜家没有?”
    “没有,这两天都没有宰”桑柏说道。
    妇人想了一下说道:“那猪就没了,再想买那得到王集镇,离着好几十里呢”。
    “没猪别的也行,鸡鸭什么的”桑柏道。
    妇人说道:“那我们家就有,不过得现杀,而且这价也比市场上要贵上一块钱”。
    桑柏哪把这一块钱放在眼里:“那您给我宰四只!”
    现在这天气已经是深秋了,再过一个月按着吕庆尧他们的说法,山里就该下雪了,所以肉类也存的住,至少三五天的没有问题,两只送夏雁秋家,就自己两个准小舅子,两只鸡鸭最多两天就吃光了。
    但也不好一下子送太多,这时候送太多就扎眼了,主要是得为以后留点余量不是。
    “鸡,还是鸭子,或者大鹅也有”妇人道。
    桑柏说道:“鹅吧,这么着两只鸡,两只鹅!”
    “那跟我”。
    桑柏摆了一下手:“您回去杀,过一会儿我来取”。
    桑柏可不想跟妇人去她家,虽然这位不是寡妇,但是陆大有现在正在监狱里,孤男寡女的在一个院里一呆半天指不定什么话就传出去了。
    “也好,那你一个小时后来吧”妇人说道。
    桑柏嗯了一声,又感谢了一家一句,便抬脚出了鲁献国家的院子。
    在镇子上溜跶了一会儿,着实无事,桑柏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钻进了空间,和秋收玩了一会儿。
    再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是两小时后了,来到陆大有家的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有人么?”
    “来了,进来吧,东西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妇人听出了桑柏的声音应了一句。
    推开院门,桑柏发现不光是妇人在,连鲁献国也在,这下总算是自在了一些,这年代就是这点不好,大家都想的多,而且整个镇上也没个电视,一帮嚼舌根的妇人最大的爱好就是传这些破事了。
    “正好,你猪肉还要不要了?”鲁献国看到桑柏进院来,立刻问了一句。
    “有了?”
    “有了,单王村那边要宰两头,你要多少?”鲁献国问道。
    “我要一条后腿,好的五花也给我来几斤……”桑柏说道。
    想了一下,桑柏决定多买一些,除了送给准老丈人家,像是余泽山家里也得送上一些,还有就是自己也得吃啊,虽然外贸的食堂不错,不过想美美的吃一顿肉那也不行,况且自己身份是老师,借着这名头在食堂大吃大喝的,哪里有老师的样子。
    “你这差不多要了四分之一头猪了”鲁献国有点苦笑不得。
    桑柏道:“没有?”
    “不,有,我现在就去收,不过你想今天拿到最快也得是明早了”鲁献国说道。
    “还没杀?”
    “是还没有收!”鲁献国说道。
    桑柏一想明早就明早吧,于是点头说道:“那就明早,最好不要超过九点”。
    “七点就行了,到时候你来这里拿,一准给你备好”鲁献国心中特别开心。
    于是桑柏这下不得不又在镇上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桑柏取了肉付了钱,然后便骑车往县里去。
    到了县城看了一下表,桑柏觉得这时候去准老丈人家十有八九没人,于是干脆先往外贸局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爱上设计师  我上边有人  全球轮回从生化危机开始  被迫跟顶流恋爱后我爆红了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顾盛钦舒清  第一个人类  极品古玩商  全球轮回:只有我能签到  当国师大人穿成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