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其他小说 灵域之门 灵域之门:多舛之夜
    小电驴熄火的声音破坏了蝉鸣的重奏,韩青阳在铁门前把车斜斜一靠,撑起支架,把林月瞳从后座上扶了下来。

    尽管夜已深,别墅内的灯火尚未熄灭,林家大门的灯无论白天黑夜都是一只点着的,这让韩青阳着实感到肉疼。看来似乎是知道他们到来,大铁门此时敞开着,一位白发的大叔正在那里等候着。

    将林月瞳送到门口,大叔向他们鞠了个躬,替林月瞳接过包裹。在之前的战斗中,这些串儿不幸被冻住,此刻就像是刚从冰柜里取出的速冻食品一样。

    “小姐迟迟未归,家主颇为担忧。”

    大叔瞥了眼韩青阳,并未理会,见林月瞳并无异样,方才安心。

    “知道啦边叔!反正他一天到晚鼓捣那些阵法,肯定还没睡呢,这不给他带了夜宵,嘻嘻,老高烧烤,给他个惊喜!”

    提到老高时,韩青阳注意到大叔眼角里微微一闪的光,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情。

    “韩青阳,要不要来坐喝杯茶呀,今天谢谢你的顺风车。”

    林月瞳看向韩青阳,这愣头青只顾着去欣赏自家的大门去了。

    “啊,谢谢,不用了,茶我也有呢。明天还去沈姐那儿上班,得赶紧回去休息了。”

    林月瞳的声音将他从有钱人的YY中拉回来,看了下时间,到第二天了。

    “呐,你的手链,谢谢啦!”

    韩青阳将手链递还给林月瞳。林月瞳笑了笑,并没有接。

    “扶桑叶效果是好,但是药剂多少有时间限制,这手链是雪银熔铸成的,能将你外放的灵力吸收,也算个不错的法宝,送你啦!”

    “这不行,无功不受禄……”

    “好啦好啦,你总不会想回去时还被怨灵缠着吧!我向父亲说丢了,让他再给我买个就是了。”

    韩青阳本想拒绝,但一想到怨灵那漆黑的瞳孔,顿时觉得脊背发凉,想了想一条银手链可能也不算金贵,也就收下了。

    “谢谢啦,林月瞳。天不早了,那我先溜了。”

    “注意安全……”

    韩青阳把手链揣进兜里,那冰凉的触感很是舒心,消去了不少疲惫和睡意,他哼着小曲儿,骑上电动车,身后传来林月瞳的声音。

    “韩青阳……”

    “又怎么啦!”

    “晚安……”

    “…哦…晚安…”

    他感到心跳跳动得略微快了点,没敢多做停留,打响电瓶车一溜烟儿地跑了。

    看着韩青阳消失在视野里,林月瞳方才回过身,憋住脸上的笑意,一蹦一跳地朝着宅子里走去。

    “过情关~谁敢闯~”

    韩青阳哼着找不着调的歌曲,放开车头张着双臂拥抱着夜风。

    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当林月瞳贴近他时心跳会加速,看到她那娇羞的脸颊时自己似乎也会升温。越想心里面越是骚乱,最后停了下来灌了两口茶方才稳下心情继续前进。

    不过照林月瞳所说,自己应该是昨晚上在梦中打通了灵脉,到达了所谓的入境,自己又控制不住体内的灵力才会一直释放。看来二叔应该是知道这些,才会给自己冰心茶的,想来二叔应该也是这所谓的“灵术师”吧,他为何一点也不透露,只做一个蹭吃蹭喝的老头子?关于自己的父母,他又知道多少呢?为什么一直不愿和自己说?

    就这样七想八想的,韩青阳已经到了家门口。他家在二楼,此刻灯已经熄了,看来二叔早睡了,也是,都这个点了。刚掏出钥匙,他发现门没锁,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屋里静得出奇,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韩青阳推开门,窗户也没关,过堂风卷动窗帘胡乱拍动。藤椅上似乎有个人在坐着,韩青阳顺手从门边拿了把扫把,凭借着窗户泻进屋内的淡淡光芒轻轻走向那人影。

    二叔坐在藤椅上,旁边的手杖断裂成两截,他紧闭着双眼,嘴角似乎有血迹。

    韩青阳感知不到一点气息,他慢慢走近韩重明,却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小物件,他捡了起来,是二叔的石英表。

    韩重明已经死了,面色很宁静,似乎早就等待着这么一天。

    “二叔……”

    韩青阳来不及伤感,一阵毛骨悚然的低吟从天花板上传来,这声音像是野兽,却更让人战栗。他毫不犹豫地把扫把往后一挡,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瞬间把扫把折断,将他击飞到窗边。

    借着淡淡的光,他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野兽放低了身态,向他扑来。所幸自家没装防盗栏,韩青阳纵身一跃,从窗户上跳了下去,结实地摔在地上。没有时间缓过神,那怪物也跟着从窗户跃出,向他扑来,韩青阳连忙翻滚两圈,躲开了攻击。

    这是一匹狼!不同于普通的狼,它身上缠绕着浓浓的黑雾,只有赤红的瞳孔和漆黑的獠牙裸露在外,獠牙张合之间,黑色的汁液不停滴落在地上。

    林月瞳的手链在震动着,这怪物,是灵!

    韩青阳爬起身撒腿就跑,那怪物的速度却在他之上,又是一个扑咬,韩青阳连忙一个侧翻滚到了公路上,险险地避开了。他连忙向停在路边的电瓶跑去,仅凭双脚,是不可能的逃得了的。

    快一点!快一点!

    收起支架,推正车体,拿出钥匙……

    就在即将打响之际,那怪物扑了上来,韩青阳本能地用双手挡住头部和脖子,被扑出去数米远。狼影咬着他的胳膊不停撕扯。他感觉自己的胳膊就要被扯下来了,钻心的疼痛打破了他的防御,手臂松下来之时,狼影毫不犹豫放开他的手,朝着他的脖颈而来。

    那一片虚无中,高温依旧,无形的火炎奔涌着,扭曲着虚无的空间。

    毛孔和脉络都曲张着,火炎从灵格奔腾而出,穿过灵脉,最后汇集到右手之上。

    就在獠牙即将洞穿动脉之时,韩青阳挥动右圈,带着爆破的风声,击打在狼影的头颅上,伴随着毛发炙烤的焦臭之味,狼影的头盖骨飞了出去,脑浆和黑色的血浆溅撒得到处都是,连带的动能让其躯体翻滚数圈,在微微抽搐一会儿后,狼影终于化成黑灰飘然而去。

    韩青阳慢慢站起来,左臂上一排渗人的创口,似乎还有撕裂伤,鲜血如注,从创口里涌了出来。

    “真是顽强的猎物,有趣,有趣!猎物越是挣扎,狩猎才越有意思!”

    百步之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个身影,韩青阳失血过多,视线渐渐模糊,只能依稀看到那人穿着灰色长袍。

    “你是谁?”

    韩青阳这次没有被惊到说不出话来,求生的本能已经让他忘记恐惧和震惊,他用右手按住伤口,一边询问,一边思考退路。

    “果然不管是人还是兽,新生个体求生的欲望总是比衰老的家伙强,这样才有意思嘛!挣扎,挣扎到最后的绝望才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

    “是你杀了二叔……”

    “你是说那个被淘汰的家伙?他明白自己没那个价值死在我手里,所以自行了断了。”

    愤怒涌上了韩青阳心头,他握紧了拳头,却没有轻举妄动,刚才的狼影是不是只有一只尚不清楚,以他现在的状态,只有想办法逃命的份。

    “那么,鲜血盛宴开始了,饥饿的崽子们,猎杀吧!”

    灰袍人对着天空嚎叫一声,一团团黑影显现在他身边,黑影越聚越多,每一只都和刚才的狼影一模一样,足足有五十多只。

    狼影群震动着地面,黑色的兽潮向着韩青阳奔涌而来,而他,此刻即是陷入狼群的羚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上古之血的世界之旅  逍遥皇子俏皇妃  史上第一跨国集团  顾少的娇气包甜憨了  最强区小队  我家妹妹超级甜  NBA之众生之上  死宅飞行员的日常  小宋腾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