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其他小说 孤凰 979点破,把金皇当作狗
    陆藏锋并没有在城门口,与完颜遗多过纠缠,小小地给了完颜遗一个教训,陆藏锋就命陆二递上国书,一脸高冷地随金国官员入城。

    来日方常,他人就在金国,就在金都,他有的是时间收拾金国这些人。

    陆藏锋一如既往的高冷,哪怕入了城,也对金国的官员爱搭不理,冷漠而孤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尔等凡人,不配与我说话的高傲样。

    金国的官员,本就因陆藏锋在城门口的嚣张举动,对陆藏锋极为不满。只是碍于现在金国局势不明,他们不好与大周撕破脸,才强行忍着……

    见陆藏锋入城后,半点也不收敛,仍旧目中无人,傲得没边,金国的官员也不乐意奉陪了。把陆藏锋一行人迎入城,放到别院,就以陆藏锋一行旅途劳累为由,把人丢别院不管了。

    什么欢迎宴,与宰相见面会谈的事,自然也就黄了。

    离去时,一金国的官员还朝别院吐了口口水:“呸!狗杂种!敢在咱们金国的地盘逞威风,我晾……”

    “嘭!”

    不等他把话说完,完颜遗就一脚把人踹飞了。

    踹了人,完颜遗也不说什么,只红着一双眼离开。

    一众官员愣在原地,看了看完颜遗,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倒霉鬼,一时间不知要说什么。

    纥石烈长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只默默地跟上……

    陆藏锋与月宁安,刚在别院安顿好,陆三就将门口发生的事,向两人禀报。

    陆藏锋抬眸看向月宁安:“你看好的人,似乎怎么样?”气量狭小,自卑无能。

    月宁安拎起茶壶,给陆藏锋倒了一杯,笑言:“又不是给月家选继承人,金国的皇帝而已,你想他怎么样?再说了,最后也不一定是他坐上去。”

    陆藏锋一愣,随即轻笑:“你说得没有错!他很好。”

    月宁安端起茶杯,轻啜:“你今天在城门口,落了金国上下的脸面,金国的官员肯定不会搭理你,你要谈的事也不可能谈成。我明天去见太后,你有什么话,要我帮你带的吗?”

    陆藏锋漫不经心地道:“让她把儿子教聪明一点。”

    月宁安喝茶的动作一顿,无奈地笑了笑……

    次日,不等月宁安开口,太后就下旨,宣大周来使月宁安觐见。

    月宁安入宫时,有不少官员都看到了。

    见她大摇大摆的进宫,不少官员都觉得,这事太他妈欺负人了!

    昨天还是一个借住在赌场的商女,今天跟着大周的使臣一同入城,就成了大周来使。大周这是半点不把他们金国看在眼里,拿他们当猴儿耍呢。

    尤其是虎豹营的人,更是说不出来的憋屈。

    昨晚他们出动了那么多人,却让月宁安给跑了。

    今天,月宁安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却不能动,还要保证她在宫中的安全。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看着月宁安款款行来,有小兵实在憋不住,问上峰:“头儿,我们就看着?不动手?”

    头儿斜了小兵一眼:“太后都认了她大周使臣的身份,你想怎么样?”

    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更不用提和平时期。

    小兵愤愤不平:“太后她是不是老……”

    “闭嘴!”头儿狠瞪了小兵一眼:“贵人们的事,容不得你置喙。”

    小兵闭上嘴,心中却仍是不忿,月宁安从他身边路过时,他狠瞪了月宁安一眼,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月宁安扭头,展颜轻笑……

    小兵瞪大眼睛,等到月宁安走远,才反应过来,指着月宁安的背影,气急败坏地道:“头儿……她在挑衅我们!她肯定是知道昨晚的事,知道大富赌场的人在咱们手上。”

    小兵一脸着急:“头儿,咱们得拿下她……不拿下她,她也不会放过我们!”

    “不可轻举妄动!”虎豹营的头儿,警告地瞪了小兵一眼,就悄悄地离开,避开人群,来到一处冷宫,向冷宫一位太监请示,是否要拿下月宁安。

    太监说了一句“等着”,就转身去到后殿……

    半个时辰后,太监过来告诉虎豹营的头儿,不可妄动!

    ……

    月宁安在太后宫里,只呆了不到半个时辰。好巧不巧,她出宫时,虎豹营的头儿也回来了。

    月宁安从那小兵与头儿身边路过时,再次看了对方一眼,朝对方笑了笑……

    “头儿!”小兵紧握长枪,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头儿却是不为所动。

    当天下午,太后召见宗室亲王与副相纥石烈,先是质问纥石烈何时能找到,烧毁金皇灵堂的人幕后主使者?

    得到纥石烈敷衍的回答后,太后又问,城门口陆藏锋羞辱她儿子的事,纥石烈要如何解决?

    再次被纥石烈敷药后,太后爆怒了,扯掉头上的发钗,往地上一坐,朝宗室的老王爷哭,哭金皇一死,朝中的大臣就不把完颜家的人当人看。

    明明是迎接陆藏锋的武将,出言不逊得罪了陆藏锋,最后却推他儿子出去顶罪,让她儿子被人指着骂“狗杂种”。

    她知道,她的儿子出身不好,顶着先皇遗腹者的名头,实则是死去的金皇的儿子,可这事能怪她吗?

    她就一个妇道人家,在宫里就是一个摆设,金皇拿她的族人威胁她,她除了从了金皇外,她能怎么办?

    就算她儿子的出生不名誉,可她儿子再怎么不名誉,那也是完颜家的种,他姓完颜,是皇家人!

    可朝中那些官员,是怎么对她儿子的?

    平时不把她儿子当回事,见面就是冷嘲热讽,她和儿子自知自身不正,这么多年来,任凭朝臣如何嘲讽、看不起,他们母子都忍了。

    他们母子忍了十多年,得到的是什么?

    太后哭得特别伤心,全然不顾面子,什么都往外说……

    太后与金皇那点事,人人心知肚明。

    以前太后要脸面,觉得丢脸,总是遮着、掩着不说。朝臣见太后那心虚样,心里都是不屑的,不管是面对太后还是完颜遗,都是一脸傲慢。一副不管你们母子装得多好,我都知道你们母子多下贱的高傲样,可现在……

    太后不管不顾了,直接把这事点破了,尴尬的反倒是他们了。

    “太后娘娘……”宗室的老王爷与纥石烈,一副尴尬地劝说,想让太后冷静下来,可没用!

    情绪失控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听劝,反倒是旁人越劝,她越来劲。

    尤其是,当太后发现,她把她与金皇的事情点破后,不管是宗室的老王爷还是纥石烈,面对她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太后就更来劲了。

    她继续哭,哭朝中的大臣,利用她儿子给大周来使难堪不说,还任由她儿子被大周来使叫“狗杂种”而不吭声!

    她儿子是狗杂种,那她儿子的爹是什么?

    是狗吗?

    金皇才刚死,朝中的大臣就不把金皇看在眼里?

    把金皇当作狗吗?

    太后说这话时,声音特别大,殿外的宫人都听到了,自然……

    金皇安插在宫内的人,也听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上古之血的世界之旅  逍遥皇子俏皇妃  史上第一跨国集团  顾少的娇气包甜憨了  最强区小队  我家妹妹超级甜  NBA之众生之上  死宅飞行员的日常  小宋腾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