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他当做是人生第一大恩人的养父竟然不是他的养父,而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而他以为的生父是他的继父,他母亲倒是他的生母。

    他亲爹叫陶杨。陶杨生得英俊,在军中爬得也比较快,不少女孩子喜欢他。

    陶杨升到少尉军衔的那年,娶了他母亲谭真真。两人过了一段甜蜜日子,但陶杨身为军人,不能长期在家,两人聚少离多。

    婚后第三年,谭真真生下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他陶颛。

    陶杨发现男婴竟然患有基因不稳定症,就表示了嫌弃之情。

    后来陶杨和其他女性来往,闹出来后,夫妻俩就分手了。陶杨不愿要儿子,给了谭真真一笔补偿,陶颛的监护权就全部交到了他生母谭真真手上。

    接下来,谭真真就带着他嫁给了第二个丈夫,也就是他继父。而他继父早已和谭真真有私情,只是碍于不能破坏军婚的法规,不敢做得太明目张胆。

    陶颛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一家子在认为他无法觉醒魂器后会那么对待他了,本来就不是亲生的,再没什么用,还要继续花大钱养着,人心里自然不舒服。而他的生母大约是为了笼络继父,或者是为了家庭地位,也自然而然选择了后来的孩子。

    而陶杨也不是因为他帮助他才会善心大发收-养他,而是在残疾后,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差,他就想起了他唯一的那个孩子。

    陶杨和他遇见也不是巧合,而是陶杨来那个城市寻找谭真真,想要见一见儿子。谭真真大约多少也对他抱了一点歉疚心,就和前夫说了实话,说他早就离家出走,还隐隐透露出他就在这个城市流浪的事,甚至他在哪片区,他母亲都说了。

    然后陶杨就找来了,看到他时太激动,差点从轮椅上摔下来,他看到就跑过去扶了一把。

    接着陶杨就以他人品不错为理由,收-养了他。

    陶颛很奇怪,问陶杨为什么不把他领回家一起生活。

    陶杨满脸愧疚,声音嘶哑地说他不配,说陶颛沦落到被虐待、进而小小年纪在外流浪,都是他曾经做下的孽。

    他亲爹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儿子的爱和尊敬,也愧于面对他,就把他送到了军童院。

    如今陶杨快要死了,又觉得不应该隐瞒他的身世,这才把他叫来和他说了个清楚。同时陶杨留下遗嘱,要把自己的所有财产都留给他,其中最大的一份,就是他的魂器格和魂器。

    魂器格可以夺取,也可以赠予,后者几乎可以完美得到原主的魂器力量。

    陶杨觉得儿子的唯一魂器锄头太拿不出手,攻击性也太低,就想着要在临死前剥离自己的魂器格赠送给自己儿子。

    陶颛没有拒绝,就算他想拒绝也来不及了,陶杨已经把他的魂器格剥离出来。

    那是一支军用自动弩,自带钢箭和钢珠,魂力足够就能形成无限子弹。

    陶杨还教他怎么吸收新魂器以及如何替换掉自己原先的魂力格。

    比起一把锄头一口炒菜锅,那时才十四岁的他当然更青睐杀伤力更大也更酷的军用自动弩。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就要替换掉原有的魂器。但他以为的替换并没有成功,他的锄头、炒菜锅都没有少,只是他认为是魂器格的房屋中又多出了一支自动弩。

    他亲爹在确认他替换成功后,没多久就含笑而逝,死后的魂石也给了他。

    而如何确认替换成功很简单,他人赠予或自己买来的魂器用品用坏了就没了,像枪支自动弩之类的武器,更是需要自己配备子弹和箭,但自身魂器就不用这么麻烦,子弹和箭都会自动出现。被弄坏了,只要魂器格没有被破坏,滋养一段时间就能让魂器重生。

    对于这位养父加亲爹,陶颛至今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这位在他幼年相当于抛弃了他,可在他最困难、最需要他人帮助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爱恨相抵,就这样吧。

    仔细回想前面的十四年人生,婴儿时期没印象了,但跟着继父和生母生活的那八年,继父一家对他还算不错,尤其是曾祖父对他比对亲曾孙曾孙女都要好。继父虽然对他不怎么热情,但也没短他吃喝。

    真正算起来,也就是十岁到十一岁那一年时间他过得比较惨,但之后陶杨就来了。

    这么一想,陶颛连对原生家庭的恨意都淡了很多。

    以后大家就当是陌生人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他又跑到了一般人都不会来的大荒洲,相信以后和那些所谓的血缘亲人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再见到。陶颛想到。

    陶杨去世后留下的财产不多,只能支撑他念到军童院毕业,而军童院的孩子最大可以待到十五岁。

    如今的地球,无论男女,只要是自愿,十五岁就可以参军。

    军童院的孩子们,如果有经济能力,自己也比较优秀的,可以继续考军校或者普通大学。其他人要么参军,要么进入社会。

    那时的陶颛早早就做好打算,提前报名说好了年满十五就入伍,那之后他特意学习了更多关于魂器的知识,并又悄悄去做了一次魂器格检测,才隐约弄明白他的魂器格始终都只有一个,而魂器就是那座房屋。

    可实际上他的魂器却不止一个。

    这个事实完全打破了两百年来已经被确定肯定以及砸实了的规则,那就是一个魂器只占有一个魂器格,同一个魂器格内绝不会出现两个完全不相关的独立魂器。

    如果只看魂器格,他确实只有一个魂器房屋。

    可是他的魂器房屋打开后却能出现其他魂器,就好像……他的魂器房屋也具有了魂器格的作用。

    为此,他做过一系列实验,除了没有强行夺取他人魂器格吸收以外,他试着喂魂石、放入其他魂器用品等等,想要看看他的魂器房屋到底能出现多少魂器,但到目前为止,一共就只有三个,那就是原本自己冒出来的锄头和炒菜锅,还有就是他生父赠予的自动弩。

    虽然结果不佳,但实验也不是白实验,至少让他隐约知道这三个魂器并不是魂器房屋的极限,而关键就在魂石上。

    这些年,他弄到的魂石基本都用来给魂器房屋长面积了,魂器房屋似乎更在乎扩大面积,对给主人陶颛新增加其他魂器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

    除了魂器中还能长出魂器这样的诡异事情不能对外言,陶颛同样也不知道其他人的魂器能否和主人进行意识交流,只从他打听来的消息,魂器只是死物,可以按照主人的一些要求进行变化,但是像这种能进行略微意识交流的似乎并没有。

    陶颛身上的秘密太多,也不敢跟人详细询问,只能把对于魂器房屋的所有疑惑都放在心里,留着自己慢慢琢磨。

    不过他说是和魂器房屋交流,但魂器房屋并没有和他对话,他只是提出要求,试探了几次就达到了目的,也许这并不算是交流?只是主人对魂器的一种控制?

    陶颛把这些烧脑袋的疑问统统丢到脑后,他现在还有更现实的问题要解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幻术师魔医倾城  与他有关的日子  我家女婿有点狂  血帝神尊  神功无限推演融合  逆天鬼医顾枫秋语曦  紫宸苏梦瑶不灭雷帝  阴气撩人:鬼夫夜来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