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科幻灵异 末世灵战 第五百七十九章 寿礼
    张嘉玥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主动树敌的人,自从见宋逸龙第一眼起,她就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这种敌意很隐晦,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需要用心去感受才行。而且,他待人和蔼,有求必应。说话不多,却一直在仔细的打量自己。

    “在这样的家庭,却取名叫做‘逸龙’这么高调的名字,看来姜家对他是有着很大期望的。这样的人傲气一些,敏感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张嘉玥在心里想道。

    她确实不明白,像宋逸龙这种人,他应该不会因为长辈的恩怨嫉恨自己,只能是说自己影响了他的利益才有此可能,但……自己姓张,他姓宋,而且在这种大家族,女人再强,那也是男人的辅助,没理由和他有利益冲突啊!

    “其实我也不太懂画。哪有资格提什么意见?”脑子里思索着,但张嘉玥的话可没有耽搁,多少也谦虚了一些。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一个女孩突然出声说道,张嘉玥记得她叫宋欣然,好象是某位表姐还是表妹什么的。

    于是,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宋欣然摆明了是故意讽刺张嘉玥,这些人还这么配合的笑出声音,说明他们是真的没把张嘉玥放在眼里。或者说,他们都自觉的站在了宋逸龙和宋欣然这一边,也就是张嘉玥的对立面。

    宋可盈脸色阴沉,紧紧的抿着嘴唇。

    宋可颐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咯咯的笑着,说道:“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儿啊。咱们宋家啊,最缺少的就是这种人了。”

    意思就是说,人家张嘉玥不懂就不懂,而宋家的很多人则是不懂装懂……哪个更让人讨厌?不是一目了然吗?

    听到宋可颐的话,众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太愉快。

    特别是宋欣然,凶狠的瞪着宋可颐,恨不得用眼神杀掉她。

    她有心想要回骂,但是看到宋逸龙像是未卜先知似的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她就立即明白了宋逸龙的意思,气呼呼的闭嘴。张嘉玥解开卷轴上的红绸,把那幅巨大的画作给摊开,一道霸道凌厉之气迎面扑来。

    “好画。”张嘉玥大声称赞,“真是好画。”

    不是张嘉玥想称赞姜逸龙,而是因为这小子确实画得太好了。他把龙那种张扬霸道凶戾以及俯瞰众生的不屑,全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力透纸背。

    摊开画作,就像是放出了一条活生生的神龙。

    张嘉玥敢用脑袋打包票,姜逸龙画这幅画的时候恐怕将所有关于龙的传说,以及龙雕最有名的地方都观摩过,然后又加上了自己对龙的理解。只有对这种生物做过充分了解,甚至摸触过某些实物,才能够给人带来这么立体的感觉,尤其是龙身上的鳞片,充满了质感,只有真正观察过并且接触过龙鳞的人,才才能够这么细致周全的表达……龙鳞。

    不管怎么说,他是用了功的。

    “哪儿好?”宋铁樵颇有点儿锲而不舍的意思。显然,他是不打算轻易放过张嘉玥的。

    “活鳞活现。”

    张嘉玥说道,“我们都说画人画虎难画骨。其实画龙更难。无论是人还是虎,他们都有骨头,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能够在生活中找得到原形和参照。但画龙的要求要更高一些,你不仅要形像,还要神似。甚至,还要通过一些小细节表现出龙的一些生活特性。”

    “一叶知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譬如我们看到这条龙的鳞片,厚重、凝炼,又透露出神秘的感觉……看到这一点,让我们不得不产生联想,这块龙鳞,什么样的武器才能够穿透,它还具有什么样的威力?……这就是一幅非常高明的画作。”

    张嘉玥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也随便听听就好。我其实是不懂画的。说的也就是我看过此画后的一些个人感受。”

    听到张嘉玥的评语,大家都沉默了。

    这个口口声声说她怕不懂画的女人评论的这么好,他们这些人都不太敢轻易出口了。

    张嘉玥说的,也正是他们所想的。只是有很多人没办法表达出来而已。一个人看到一样东西却没办法把它很好的描绘出来,还是个人的文化涵养累积不够。

    姜逸龙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嘉玥,好像着急要看清楚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可惜,他失望了。

    “那么,在你眼里,这幅画是完美的?”宋铁樵又问道。

    “其实也有一点点小问题。”

    张嘉玥故作忸地的说道,“就那么一点点儿。”

    众人大怒!

    “刚才还夸你有自知之明呢?转眼间就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四哥的画也是你能评得了的?”最先开腔攻击的就是姜逸龙的脑残粉宋欣然。

    “就是。秦国墨你知道不?连国画大师看过四哥的画都说‘我不如他’,你比秦国墨还厉害?”

    “马不如脸长。”

    ……

    显然,姜逸龙的人缘在这个家里看起来非常的不错。

    张嘉玥就委屈的看向宋铁樵,说道:“算了,我还是不评了。”

    “评。”宋铁樵微微一蹙眉喝道,“我让你评你就评。”

    他生气的对着其他人吆喝道:“一件作品如果怕别人评论,你们敢说它是一件好作品吗?世上难道真有完美无暇的造物吗?”

    众人噤声,没有人再敢出声反对。

    宋铁樵久居高威,还真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于是,张嘉玥就像是被强迫赶上架的鸭子,满脸歉意的对着姜逸龙说道:“宋老非让我评,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你不要生气。要生气也生我的气。是我信口胡说,和宋老没有太大关系。你别怪他。”

    “你别生他的气。”

    听到这句话,宋逸龙恨不得把张嘉玥给生吞活剥了。

    我生你的气是正常的,我为什么要生伯爷爷的气?就算我生他的气,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也用不着你在中间这么搅和上眼药吧?

    你是忠肝义胆勇于承担的贤子贤孙,我就是心胸狭窄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不仅仅是宋逸龙生气,那些亲近宋逸龙的人也很生气。

    挑衅!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栽赃!

    这是肆无忌惮的栽赃!

    平时的宋逸龙待人和蔼,为人大方,无论谁有什么要求,他一般都不会拒绝。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儿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舒适感觉。再加上他喜欢画画,身上带有一股子清新儒雅的艺术家风范,脸蛋又长得漂亮,宋家的叔叔嫂嫂哥哥妹妹们还都挺喜欢他的。

    张嘉玥和他比简直是两个极端,原本他们就对张嘉玥的出身带有偏见,偏偏这样的出身还非要和他们宋家沾亲带故,想想就让人觉得屈辱。现在张嘉玥竟然敢当着家主的面陷害宋逸龙,把别人的心思想的如此恶毒,这是欺负他们宋家无人吗?

    是的,其他人都自觉的认为自己是‘宋家人’。而张嘉玥,她姓‘张’。

    “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心思想着什么样的脏事儿。”

    “就是。四哥才不是那种人呢。他怎么可能生伯爷爷的气?他最孝敬伯爷爷了。”

    “逸龙不是那种人。张嘉玥你想多了。”

    就连宋可盈和宋可颐姐妹俩都在心里想道,这傻孩子,老爷子让你评,你就随便夸上几句应付一下不就行了?你还真评啊?

    他们担心张嘉玥树敌太多,对她怕不妙。

    “张嘉玥!‘宋老’这两个字是你叫的?你还有没有点儿长幼尊卑?”宋欣然作为宋逸龙的铁杆粉,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忍。

    “应该叫什么?”张嘉玥故意曲解,反问宋欣然。

    “姥爷!”宋欣然大声道。

    “你随便骂好了。”

    张嘉玥作出一付委屈的样子说道:“我是说假如……假如你们因为我的评论而生气的话,那就生我的气好了。我打小被人打惯了骂惯了,我扛得住。”

    “……”她这么一说,在场谁还敢再去和她磨嘴皮子啊?她说的可怜兮兮的,你还跑去骂她,不就成了她说的那些经常骂她的人了吗?

    当然,宋逸龙也不是没有城府之人。虽然心里很生气,却也不会表露分毫,笑着说道:“大家不要说了,我没生气。我更不会生伯爷爷的气。尽管点评。我自会一笑置之。”

    一笑置之,就是说,你尽管评论吧,我把你说的话当做放屁。

    宋逸龙有自己的骄傲,他确实不认为张嘉玥能够找出自己画作中的什么缺点。如果她怕只是为了贬低而贬低,却说不出个所以为然的话,只会让宋铁樵和其他的长辈看轻。

    “这幅画叫做《云龙行天图》吧?”张嘉玥问道。

    “不错。”宋逸龙应道。心里对张嘉玥的感官更加恶劣。骄傲的人都是敏感的,刚才宋铁樵明明已经告知她这幅画的名字,她仍然再次发问,是想表现出她根本就没有记住这幅画的名字还是表示她对这幅画不屑一顾?

    “你见过云吗?”张嘉玥看着宋逸龙问道。

    “自然见过。”宋逸龙回答道。

    “你见过龙吗?”张嘉玥再次发问。

    “……”宋逸龙就想骂人了。

    谁见过龙啊?上哪儿去见?

    那都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了,真以为那东西存在啊?

    于是,宋逸龙开始反击了。

    他挑了挑眉头,表示自己很生气,说道:“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缺陷的话,那么……我实在无话可说。我确实没见过龙。我想,也没有几位画家见过。那些画佛陀的画家,不一定见过佛陀。那些画地狱的,也自然没去过地狱。但是,这并不阻碍他们的成功,也并不影响他们的作品被人尊重。”

    “你看,你又误会我的意思了。”张嘉玥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没有见过龙。但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你画的龙堪称极品,仿佛随时跃出纸面,但正因为你没见过龙,你永远画不出龙的精神……所谓‘龙马精神’,这条画上的龙,神态是龙,但其气势却如同一匹骏马!而你在画它的时候,削弱了它的神秘感,无扩大了它的气势。”

    “……”宋逸龙脸色如猪肝,心里恼怒异常。

    确实,他就是在家里的花园里观摩一匹来自英国的血统纯粹的赛马奔腾跳跃时的气势,至于龙身上的鳞片,那是他得自师门的一件宝物。其他人看他的画,第一眼就会被他画的龙鳞所吸引。因为龙鳞画的实在太好了,所以,其它问题反而容易被人忽略。就连那个说出‘我不如他’的国画大师秦国墨也没说他的画有什么地方不对。

    生气归生气,这个问题他还真是没办法反驳。

    因为,张嘉玥好像说的是事实啊。

    “一幅画的优劣,最重要的就是架构。云意飘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才称得上云龙,但如果这条龙的精神有瑕疵,那么这幅画就失分不少。”

    张嘉玥看着宋逸龙,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挽救的办法……譬如,你要是把这幅画改成《伪龙行天图》那就再贴切不过了。”

    “麻辣个逼的。”

    如果宋逸龙手里有把刀子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朝张嘉玥捅过去。如果宋逸龙的手里有一颗手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朝她怕投过去。

    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只能在心里骂一句这样的脏话。

    太可恨了。

    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二十多年,从来都没见过比张嘉玥更加可恶的人。

    “什么叫《伪龙行天图》?她怎么就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这已经不是羞辱,这简直是生死大仇。

    **********************

    推荐好友新书《重生之巫师归来》(女主):

    江小洛又重生了,为什么是‘又’,第一次重生是在悲苦了大半生刚刚生活上有些好转,就重生到了《哈利波特》世界,成了一名巫师,在最后的决战当中,江小洛又一次悲摧地倒在了幸福生活来临之前,这一次,她居然又一次重生,回到了前世十一岁的时候,老天既然让她重新开始,自然要快意恩仇,悠然此生!</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林昊顾夕颜  陈六合沈清舞  爆裂天神  科技之全球垄断  专家级重生  奇门鉴宝录  我的末世狂想曲  诸天最强主角  深渊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