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成林嘴巴上调侃,可是手下却没有丝毫松懈。

    他在渔婆子手中的吃的亏,要一点一滴的,全都拿回来。

    渔婆子也意识到了危机感,拼了命的挣扎:“我……我答应你……你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凌洛羽侧眸而立,眸色幽冷,不为所动。

    她没有指示,风成林也就更不客气。

    下手更狠!

    渔婆子熬不住:“求求你们了……只要……只要留我一命,我……我可以做牛做马……你们想要我怎样都行……”

    厉寨主的瞳孔缩了缩,悄然看向凌洛羽:“凌姑娘……”

    欲言又止。

    厉正丰还有五杀血蛊在身呢!

    她不会真的要活活的打死渔婆子吧?

    凌洛羽淡水无痕的对上他的眼睛:“厉寨主,你还信她呢?”

    “……”厉寨主一时无语。

    也是!

    这个渔婆子简直就是谎话连篇,半点可信度没有。

    鬼知道她再一次解蛊的时候,还会不会生出其他的幺蛾子!?

    可——

    五杀血蛊毕竟是渔婆子的东西,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了解的人。

    如果她能够出手,自然是最好的!

    当然了,前提是——

    “凌姑娘,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什么可信度,不过,我想凌姑娘一定有办法让她乖乖听话!”

    凌洛羽的唇角上挑:“厉寨主这是瞧得起我啊!”

    “……”

    “不过,我确实有法子!”

    这一番话,让厉寨主的眉毛挑了挑:“那……”

    既然有法子,为什么还要下这么黑的手!?

    干脆直接的让对渔婆子出手,不是更好吗?

    只是,凌洛羽笑而不语,并不接他的话,让他后面的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姑娘,你真的是将我给搞糊涂了,既然……”

    他的话音一顿,攸地想到了什么。

    再看凌洛羽的眼神,变了颜色。

    “姑娘,你……不会是在等我吧?”

    凌洛羽莞尔:“厉寨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不否认,让厉寨主总算是明白过来。

    “凌姑娘,渔婆子在你的手中,那就是掌上玩物,对你来说,她的生死全凭你高兴……以她的所作所为,必死无疑,可是你却留下她,不杀她,势必是有用处!”

    开始,他还想当然的以为,凌洛羽是单独的在对付渔婆子,想要在她身上做文章。

    可就是刚才的那一瞬,他陡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篇文章。

    ——凌洛羽是在利用渔婆子,在厉家寨这边下筹码。

    这样的话,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

    “凌姑娘……这样说吧,丰儿是我们厉家的独苗苗,只要他安然无恙,我们厉家寨就算是欠下你很大的人情,在我有生之年,只要你有任何的需要,我们厉家寨都会责无旁贷为你效力,当然,在我百年之后,厉家寨的人也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只要姑娘你……”

    “厉寨主,我对你们厉家寨真的无所求,至于你们所出的铁矿精铁,我也不感兴趣……”眸光流转,落在厉正丰的身上,凌洛羽似笑非笑。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红楼之戏说红楼  重生之独宠小王妃  乡村娇宠  艳色偷香  我居然刷爆了一切  都市偷香  会长夫人很傲娇  静静林川无声处  村野仙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