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暂时没有头绪。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试着将那个穆易找出来。

    目前,她猜测这个穆易就是杨维德的后人,十有八九应该是外生子。

    因为当初杨家被满门抄斩,除了那个已经算是半个皇家人的杨婉瑜之外,其它杨姓人都被诛了。

    现在突然冒出来的这个穆易,一定是杨家人,只是他到底是如何拿到的藏宝图,而之前杨维德又做了什么布曙,她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能找到这个穆易,一切兴许就能水落石出了。

    阿衣扎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种轻狂。

    “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合族上下,就只余你一人了,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穆易冷冷地看着他,“现在除了跟我合作,你还能有什么出路?还是说,你其实也早就不想活了?”

    阿衣扎的眼神一动,然后颇有几分不甘地扫向一边。

    “你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将门公子了。你的师父这几年可曾找过你?当年你不是大长老最得意的弟子吗?现在呢?你看看你,无论是巫术蛊术,还是武功造诣,没有一样是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如果不是早一步被我劫了来,你觉得你现在焉有命在?”

    阿衣扎不吭声。

    他当然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失踪,那一定也跟其它人一样,都命丧黄泉了。

    可是这个人将自己掳来,却没有让他好过过。

    虽然没有直接用武力来折磨他,可是却总是对他嘲讽鄙夷,甚至,还曾让他脱光了衣服站在人前。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曾经一度,他以为这个穆易就是一个变态,是一个疯子。

    还以为他想着对自己有着那方面的想法呢。

    结果,他只是让自己脱光了衣服站在那里之后,转了一个圈,又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所以说,这个穆易到底想要做什么?

    阿衣扎不能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思,可是却能确定,这个男人不好惹,也不是什么好鸟!

    两天前,他们才换到了这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换,可是阿衣扎知道,不能问。

    一旦问了,说不定就要遭遇一番新的鄙夷和奚落。

    阿衣扎出不去,他现在的武功被封了。

    事实上,就算是不封,他也不可能在这么多的高手中冲出去。

    他以前虽然狂,可是不蠢。

    特别是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更清楚自己真正的实力了。

    如果没有了家族的支撑,他真地什么也不是。

    曾经引以为傲的大长老得意弟子的身分,在此时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可以,他真地希望自己当初没有被人掳走,而是跟随家人一起死在那些冷冰冰的刀下。

    那样,至少好过现在跟狗一样的活着。

    每天被人轻视,被人打击,被人差遣着当成奴仆一样的驱使,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真不是他矫情,他真觉得还不如死了的好。

    穆易出去了。

    而对于阿衣扎来说,一天中真正的折磨,这才刚刚开始。

    因为那两个女人又来了。

    一个就是当初将他带走,并且试图强了他的女人,叫玉兰。

    还有一个,正是当初在谷底的灵儿。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在这两个女人的手里。

    当然,更让他觉得屈辱的是,那个玉兰每每过来,都要对他挑逗一番。

    若是他没有反应,那女人就会说他是个废物,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太监。

    可若是他真地有反应了,那个女人又会一脸嫌弃甚至是带着厌恶地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总之,就是怎么都不对。

    阿衣扎也是被气得没脾气了。

    还能怎么办?

    真地没有办法想像,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不得不说,因为玉兰的种种恶行,已经成功地让阿衣扎对女人产生了极重的排斥感。

    长保找到这里的时候,没敢贸然进去。

    做了一个初步的风险判断之后,就先回去了。

    “院子外围有四个高手,而再往里,至少有五个高手。我没见过那位穆易,不过,根据对方对他的称呼,十有八九,这位被人称为公子的,就是他了。”

    “嗯。很好。”

    “还有,我发现了灵儿也在那里。”

    “嗯?”公子离一时没想起来他说的是谁。

    “就是之前药三毒的徒弟,而且看样子,她似乎是听命于那个穆易。”

    “哦?这倒是有趣了。”

    公子离原以为这个灵儿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啰。

    没想到,天涯何处不相缝,竟然到处都有她的踪影。

    “我知道了,继续盯着,不要打草惊蛇。”

    “是,公子。”

    公子离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余笙。

    “明天我出宫一趟。阿离哥哥,对付这种人,我们没必要手下留情。让白芷和紫苏过去帮忙,这一次,我不想再有人钻空子了。”

    “不用。她们两个留在你身边,咱们也得防着对方会声东击西。我这边还有小重和阿憨在呢,不需要操心。”

    想到了他们两个的实力,余笙也就同意了。

    余笙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当年她对杨家和年家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让她身边的人有了深刻的认知。

    只是这一次,他们不知道,余笙的心究竟狠到了一种怎样的程度。

    余笙出宫的时候,已经感知到了公子离那边的行动很成功。

    接下来,就要去会一会那位神秘的穆易公子了。

    当然,她还需要拿到这两个人身上的藏宝图。

    而当得知在阿衣扎的身上什么也没有找到,而穆易这里也只是拿到了一份藏宝图的时候,余笙丝毫不意外。

    如果穆易真地拿到了第二份藏宝图,那么,阿衣扎还能活到现在吗?

    不是她将所有人都想地坏,事实上,穆易这样的人,不可能那么仁慈。

    穆易当然也不会那么轻易地交出藏宝图。

    只是当余笙下令砍掉了他的一根小手指的时候,他才真地怕了。

    相比于那虚无的宝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真实,最重要的。

    而公子离看着那血淋淋的一幕,眸底神色复杂。</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厉少宠妻请节制  我在大宋二三事  计将  纨绔王爷蠢萌妃  仙问太初  仙女入怀,大神请接招  映安知归浦  妖孽校草:丫头哪里跑  圆梦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