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吗?坐这里。”

    “喝什么?大麦茶、酸梅汤,免费;维他奶、健力宝、橘子汽水,要收费。”老板娘一看就是个爽朗人,手脚麻利的收拾出一张小桌子给陈知年和周辞白,然后快速的上两套碗筷,还有一壶开水。

    开水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烫碗筷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出来吃饭习惯性的要先用热水烫一下碗筷,好像这样更卫生,更干净,更健康,也更安全。

    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新上任的男朋友做了。

    陈知年则挑选煮粥的材料,“瑶柱、瘦肉、香菇、虾仁、鱼片,再放一点点玉米,要葱花,不要香菜。”

    “瘦肉少放,鱼片多放。”

    老板娘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还有什么要求吗?”

    陈知年看向周辞白。

    周辞白:“不要味精、鸡精等调料,只放盐就好,尽量淡一些。”

    虽然要求多,但早已见惯人生百态的老板娘眉头都不动一下,“好。稍等。”

    这家店就老板和老板娘两人忙碌,男的在煮粥,女的在招呼客人、收拾碗筷,虽然满脸的汗,但眼睛带光,笑容满面。

    陈知年喝着大麦茶和周辞白说起自己家。

    这两人不像‘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倒是更想相亲男女互相看对眼。既然冲着结婚去,当然就要坦白各自的家庭情况。

    陈知年家的人口关系很简单,父母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陈知年和父母的关系不太亲近,也就一分钟的电话关系。

    工作后,更能理解父母的无奈,体谅父母的付出,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也在慢慢拉近。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话题,但有时候也能聊上两三分钟。

    相对于陈家的简单,周家要复杂很多。

    周家在京都,周辞白爸爸周进步也算是有能力有权势的一个人。只可惜,周辞白亲妈早已去世,后妈带了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和他爸重组了家庭。

    二婚前,周辞白爸爸说是为了找个人来照顾他。

    周辞白笑了笑,眼底闪过讽刺。

    因为周辞白和继母的儿子相处不融洽,常发生争吵,甚至动手。两个年纪相仿,同处于叛逆期的男孩互相厌恶、憎恨,常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儿大打出手。

    周辞白爸爸为了家庭和谐,把周辞白送到羊城外公外婆家。

    说起来挺可笑的,当初为了让周辞白有个‘妈’才结婚的男人,却让他成了‘没妈没爸’的野孩子。

    被送离京都,周辞白满身戾气,恨着相关的所有人。他花了很长时间去想明白,为什么被送走的会是他这个亲生儿子。

    从一个暴躁少年到稳重男人,周辞白用了十年的时间。

    这十年,他很感激外公和舅舅的开导和劝解。

    年纪增长了,看的书多了,阅历多了,人也慢慢变得成熟,虽然还不能和父亲和解,但已经在慢慢减少原生家庭给他的人生带来的影响。

    虽然不能原谅,但他会试着去理解。

    理解一个被夹在妻子和亲生儿子之间为难的男人。

    陈知年没想到周辞白的家庭这么复杂,又是继母,又是继兄弟的,想想就头皮发麻。有一瞬间,陈知年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了解清楚就表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千秋我为凰秦如凉沈娴  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