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吃什么,周辞白不是很在意,主要卫生、健康,他都可以。刚好,他知道一家味道不错的砂锅粥店。

    两人刚确立关系,要培养感情,干脆不坐车,压马路。

    听说压马路是恋爱的必备过程。

    几乎每一对情侣都有一段关于马路的记忆。

    “周医生,你应该让我走在马路里面,避免被来往的人或者车辆刮碰到。”

    周辞白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第一次当男朋友,业务不熟练。”

    “我也第一次当别人女朋友,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两只恋爱小菜鸟互相看一眼,都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他们两只小菜鸟虽然不能上青天,但也能飞。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使只一个眼神也能高兴到飞起。

    傍晚后,羊城会有很多‘走鬼档’。

    一路上,陈知年看到好几档炒粉、炒田螺、炒饭等等,也有人挑着糖水、芝麻糊、酸梅汤随街叫卖。

    周辞白:“要喝酸梅汤吗?”

    “不要。”陈知年偷偷看一眼买酸梅汤的大姐,小声说道,“街上的酸梅汤都不正宗,而且口感不好。”

    青山镇这几年也种了不少青梅,大部分卖给大唐农场。剩下的小部分晒制成话梅,腌制成酸梅。

    虽然手艺不如大唐农场的好,但真材实料。

    一杯水,两颗酸梅,两勺蜂蜜,酸酸甜甜,口感比街上的酸梅汤更好。很多人都以为好的酸梅汤取决于酸梅的品质,其实不是,更多取决于水的质量。

    就好像茶叶,好的水能让茶叶发挥出更好的味道,能让茶水的口感更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城市建设的原因,总感觉得羊城的水没有家乡的清甜。城市的自来水,总有一种钢筋水泥的味道,让人不适应。

    终于了砂锅粥店了。

    简朴的店门口上挂着一块简朴的木板,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写着‘沙煲夫妻’。莫名的,陈知年想起《沙煲兄弟》。

    沙煲兄弟就是能吃同一锅饭的兄弟,寓意交情好。

    陈知年不仅看过港电影《沙煲兄弟》,也看过本土电视《沙煲兄弟》。相对而言,陈知年更喜欢电视版《沙煲兄弟》,讲述的是异性兄弟在改革浪潮中发展的故事。有人坚持本心,有人堕落,有温情也有虐心,有情义也有算计。

    兄弟几个从最初的肝胆相照到后来的互相背弃、算计,让人无奈却也真实。在利益面前,所有的感情都显得脆弱。

    周辞白:“看什么?”

    “这几个字写得好。”一笔一划,笔触稚嫩。也不知道是为了艺术而故意为之,还是老板为了省钱而自己写的招牌。

    出来招呼的老板娘听到陈知年的话,裂开嘴笑得灿烂,一脸的骄傲,“我儿子写的。”

    周辞白笑了笑,然后给陈知年解释。老板夫妻不识字,又舍不得花钱做招牌,就从建筑工地捡了一块木板回来,让儿子用红色的油漆写的招牌。

    “他们的店名是因为看了《沙煲兄弟》而起的。”

    陈知年嘴角抽抽,小声问道,“他们不知道《沙煲兄弟》最后散伙了?”甚至从兄弟变成仇人。

    周辞白无奈,“他们是夫妻。”是受法律保护的一对,而且夫妻的利益是一体的。不像兄弟合伙,容易为了各自利益而互相算计。

    陈知年翻个白眼,“人家都说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兄弟比夫妻更能天长地久。”

    周辞白嘴角抽抽,他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