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生?

    陈知年也很为难,她的三观和教养都让她对这个问题敬而远之。再聪明理智的人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而且,陈知年觉得生不生,这并不是朱暖一个人的问题。

    它涉及影响到不止三个人的未来和利益。

    陈知年给不了朱暖答案,只能分析其中利益关系,利害关系。

    “南南,我很羡慕你,一直这么理智。”

    陈知年抿抿嘴,不自然的笑了笑,她理智是因为她站在事件之外,旁观者清。如果朱暖是她很要好的朋友,她肯定会毫不犹豫、毫无理智的从朱暖的利益出发。但是,她和朱暖认识的时间不长,所以还能理智分析。

    “要不,你和老古商量一下吧。”陈知年看着朱暖青白的脸,无奈的叹口气,能想象朱暖的无助。

    “看看老古怎么说,怎么安排。”陈知年握住朱暖冰凉的手,“翠翠的妈不也把她生下来了吗?”

    翠翠是幸福里一个很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她妈妈是给别人当小情的,而她爸则是在羊城和港之间开货车。

    港一个家,羊城一个家。

    互不干涉。

    朱暖抱着枕头靠在沙发上,好一会,“南南,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我一个人的孩子......和老古,和古太太都没有关系。”朱暖轻轻的抚摸着肚子,眼眶有些红,“我怕。”

    她为什么拼命的吃避孕药?

    因为怕。

    怕怀孕。

    更怕流产。

    她第一次怀孕是在刚来羊城不久,在一家制衣厂当小女工的时候。流水线的工作说很累,也不是,但如果说一点也不累,那是骗人的。

    每天坐在电车前,拼命的赶工,累得直不起腰。

    她那条流水线的拉长对她很好,给她安排的都是最轻松的工作。年轻无知的她,以为那就是爱情,愿意把自己拥有的最好的一切给他。

    最后她的爱情化为一滩血水,把床单都染红了。而她就躺在那一滩血水里,艰难又痛苦的等待天亮。

    再后来,她跟了很多男人,但从不让自己怀孕,因为她怕血水把自己淹没的感觉,那是一辈子的噩梦。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然后送回老家。”送回去让她大姐帮着养。这么多年下来,她还是有些积蓄的,养一个孩子绝对没问题。

    就当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陈知年抱着朱暖,“可以啊。”

    “好了。去洗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陈知年拍拍朱暖的肩膀,“既然决定了,就要有准备。”

    一个未婚妈妈、单亲妈妈,不是那么容易的。

    “南南,谢谢你。”朱暖紧紧的抱着陈知年,“我很庆幸。”庆幸当初坚持和陈知年合租。

    朱暖去洗澡,陈知年拿出书开始学习。

    不管多累,陈知年每天晚上都坚持学习半个小时,积少成多。

    “南南。”

    洗浴间里,朱暖在大声和陈知年说话,“你喜欢过别人吗?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可以把命给对方。”

    朱暖的声音伴着水声,有些不真切。

    “我会有喜欢的人。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未来,我都不可能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舍弃自己的生命。”

    她更爱自己。

    ‘爱他胜过生命’这句话,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她的人生。

    每次看电视,看[八一中文网 <a href="http://www.zw-du.me" target="_blank">www.zw-du.me</a>]到男配女配为了救主角而死,成全对方的‘幸福结局’,陈知年就觉得蠢。在陈知年看来,成全别人不如成全自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