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心情不好好,但工作还是要做的。她不应该把负面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林萤光说,即使难过,也是在洗手间,而不是在工作岗位上。人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任由其泛滥成灾。

    陈知年收敛起所有的负面情绪,认真工作。

    整理文件,做订单、合同,整理样品架等等,忙起来就没有时间想太多,忙起来就会忘记所有的郁闷难过。

    “阿年,帮我问一下这个型号的断路器多少钱一个?”杨阳看一眼陈知年桌面上的合同,然后看向旁边的包子和水牛奶,“很忙?”忙得连早餐都没有时间吃?

    其实不是忙,是没有胃口。

    本就被闷热天气影响的胃口,因为心情郁郁就更不好了。

    陈知年和很多人一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吃甜的,所以她连续喝了两杯蜂蜜水。本想再吃个巧克力的,但想到自己的小蛮腰,算了。

    “这个型号的断路器我们用得少,没有公司报价。我打电话问问。”陈知年一边拨电话,一边问,“需要多少?”

    陈知年帮杨阳询问了断路器的价格后,继续忙。

    “阿年,这里应该加上一个‘壹’。”杨阳的食指在合同金额上面点了点。

    金额:¥123000.00元大写:拾贰万叁仟元整。

    陈知年抬头看向杨阳,有什么问题?

    “我们说话的习惯是拾贰万叁仟,但在合同上,我们应该在‘拾’字前加上‘壹’,这样会更严谨。”

    “如果有人在‘拾贰万叁仟’前面加上‘贰’或者‘叁’也不是不可以,那就变成了‘贰拾万’‘叁拾万’。我们不以恶意揣测别人,但在要合同上,我们应该要杜绝任何被坑被算计的可能......”

    “我有个朋友就是在做合同的时候不严谨,被人算计了,吃了大亏。明明是‘拾万’最后被人恶意改成了‘贰拾万’。这还是有点良心的,如果被改成‘玖拾万’,那才要死人呢。”

    “而且,小琴工作严谨,即使你打印出来,她也会退回让你重做。”

    陈知年点点头,“谢谢杨阳。”

    “别客气。”即使他不说,小琴也是要教的。

    财务经理马小琴是公司最严谨,也是最严格的人,没有之一。

    陈知年从手提包里掏出几颗巧克力递给杨阳,“给。”这是周航飞从港带回来给林萤光的,林萤光为了保持身材全部塞给了陈知年。

    “外国货?包装就好看。”杨阳立刻剥一颗塞进嘴里。

    “阿年,中午让你小叔送一份白切鸡饭和一份清补凉过来?天气热了,就想要吃得清淡些。”

    陈知年想了想,“可以。我问问其他人要不要订饭和糖水。”

    一份两份,小叔也送,但不划算。

    每次公司有人需要在小叔家订餐,陈知年都会建议其他人一起定,超过五份就送大份小菜和一份绿豆汤。

    陈知年记下大家的需要,然后给小叔家打电话,让小叔安排人送过来。现在小叔家已经有三个外送人员了,都是附近建筑工地的人,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帮小叔送餐赚外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