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知年和周康成在小叔的糖水店详谈了接下来的合作。

    周康成负责推销,陈知年负责联系卖家,没有店面,没有仓库,传说中的空手套白狼。但因为五金业的飞速发展,也因为五金材料市场的不规范,陈知年可操作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她,也算是钻了时代的空子。

    小叔:“大妹,你要不要开个五金店?”

    陈知年摇摇头,“没钱交铺租。”

    再说,开了五金铺后,还要租一个仓库,然后还有店员、搬运工、仓库管理等等,还有烧钱的运输。

    都是钱的。

    大家都知道开五金店赚钱,为什么不开?

    没有原始资金。

    投入太大。

    如果亏的话,那就是倾家荡产,越是穷的人越是不敢赌。

    陈知年现在也没钱,如果有钱的话......

    “如果我开铺的话,也不会是五金店,应该是家装方面的。”随着商品房的发展,人们对家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家装的需要也越来越大。

    有需求就有发展。

    从环保墙面漆到墙纸,再到一些摆设工艺品等等,应该都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看林萤光花费在装修上的钱就知道家装业有多抢钱了。

    当然,这只是陈知年个人的认知和见解,她从来没有宣之于口。但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顺应时代发展的,是有可为的。

    当然,目前穷光蛋的她,再多的想法也不过是白日梦而已。但,她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尽快积累创业资金和人脉。

    就像林萤光说的,没有钱,所有的梦想都是吹牛;有钱,即使白日梦也是实践,是成功之前的探索。

    所以,她目前最重要的是赚钱。

    有钱,才有实现梦想的条件;有钱才能把白日梦变成梦想,然后实现。

    没钱?

    呵呵。

    洗洗睡吧。

    陈知年来小叔家主要是送名片的,既然名片送了,糖水也喝了,她也应该回家去了。她家还有好几本几斤重的避雷器的专业书等着被宠幸呢。

    麻蛋。

    想想家里避雷器的专业书,陈知年就想要吐血。

    人生啊,太难了。

    喝一碗糖水,补一补,然后回家迎难而上。

    又遇到周辞白。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走。

    别人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擦肩而过就能擦出一生一世的火化来。但他们两人偶遇了无数次,把肩膀都擦破了也没有擦出涟漪,火星都没有,更不要说火花了。

    认识了这么久,依然是只比陌生人熟悉一点点的熟人。

    周辞白:“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过来了?”

    要知道,陈知年一般都是在周末的时候过来帮忙。不过,这段时间因为周末要学车,过来的次数就更少了。

    缘分吧。

    每次陈知年过来,周辞白都能遇到她。

    “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关照。”陈知年笑眯眯的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今天刚拿到的。”

    所以,特意过来给小叔小婶送名片。

    陈知年是他们家第一个拥有名片的人。为此,小叔不仅做了陈知年喜欢的白切鸡,还给阿爸打了电话,语气里全是身为‘自家人’的骄傲。

    虽然不好意思的自大了,但陈知年也觉得自己未来可期,成为全家、全村、全镇人的骄傲。

    周辞白愣了一下,然后双手接过,“恭喜。”

    “嗯?”

    周辞白笑容如星闪过,“恭喜你有名片了。”

    明明就没有比陈知年大几岁,但周辞白总给人一种阅尽千帆过眼烟云的错觉,明明就文明有礼,却又总给人一种严肃端方的长辈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