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宏翔五金到天河华盛大厦最近的公交站牌最少需要一个小时。

    陈知年看看手表,不知不觉已经下午四点。

    时间呐,快得像一阵抓不住的风,‘嗖’的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知年赶到华盛大厦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了,明明就没有多少距离,但公交车却兜兜转转了大半个羊城。

    “杨阳,你们要加班吗?”陈知年看着穿着工作服的杨阳,笑着把烟感器递过去,“给。”

    “没办法。项目方等着验收,然后投入使用。”杨阳摸一把额头上的汗,“广东的天气啊......”很无奈。已经傍晚了,太阳还高高挂。

    而被晒了一天的水泥地板更是像蒸笼一样,暖烘烘的。

    “闷热得让人发慌。”杨阳抬手扇了扇风,作为北方人的杨阳明显对广东天气不适应。而作为广东人的陈知年更了解广东的天气,“台风过境前的暴热。”习惯就好。

    广东的天气就像个磨人的小妖精,暴热、大风、大雨轮流肆虐着大家的身心。

    以目前的炎热程度看,几天后应该又有台风了。

    “杨阳,这些人都是公司的员工吗?”陈知年看向正在布线的施工队,有些疑惑,公司例会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些人。

    “不是。”

    杨阳:“外包的工程队。”

    通天公司的工程师只需负责线路图和调控,然后把布线安装工程外包给工程队。其实,这和建筑工程的外包差不多,包工头接到工程,然后找几个十几个老乡来帮忙。

    陈知年黑漆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杨阳,通讯工程的施工队有什么要求吗?”需不需要什么技术资质之类的?

    如果像建筑工一样不需要什么技术的话,青山镇的劳动人民也能做。

    青山镇有很多没文化的青壮年在广州、东莞做建筑,不仅累,工资也不高。如果遇到黑心的包工头,还有可能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来却一场空。

    陈知年想着,做建筑工程不如做通讯工程,布线工作应该比砌墙更容易些?最起码不用暴晒在烈日下。

    杨阳:“对工程有要求,对施工人员没有具体要求。”

    陈知年双眼发亮,“我们公司的工程施工队是谁负责联系安排的......”

    工程队的联系和安排当然是工程部经理刘石磊负责,但也是只联系包工头,至于工程队的人员组建,这是包工头的事情。

    至于工钱,虽然比建筑工低一点点,但工作量小很多。而且,因为工期短,即使被拖欠工程款也是小数目。

    因为通天公司最近接了不少工程,施工队有些忙不过来,刘经理正在联系认识包工头。陈知年决定找刘经理聊聊,推荐青山镇能吃苦耐劳的劳动人民。

    第二天上班,陈知年就找刘经理了解更详细的工程施工要求,还有工程外包的具体情况。

    知道陈知年有工程队要介绍,刘经理很高兴,热情的塞给陈知年好几条咖啡,“一个战友送的,听说是外国货。”

    “尝尝。看看和国内的咖啡有什么不同?”

    “他们偏要说什么国外的咖啡更正宗,反正我是喝不出什么区别来。”

    刘石磊一脸的嫌弃,“从媚洋外的人越来越多,好像外国人的屁都是香的。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