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陈知年抽时间去邮局寄钱,填写了宋老师的地址和邮政编码。陈知年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就没少给老师写信,常在信中和老师探讨遇到的人和事。

    在写下‘宋文’两个字的时候,陈知年的手颤抖了下。外公曾经说过,不要轻易许下承诺。承诺了,却没有做到,不仅会让别人失望,也会让自己心里多一道枷锁。

    失信于人,特别是失信于自己敬重的人,心会痛,会愧疚不安。

    陈知年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既然做了选择,就坚定的走下去,即使前路遍布荆棘。

    挣扎得遍体鳞伤,也是自己的选择。

    哭着跪着,也要走下去。

    陈知年知道,以宋老师的为人不仅不会怪她,还会支持她,但她仍然愧疚,想尽力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些贡献。

    可能微不足道,但她会高兴,会安心。

    站在邮局门口,陈知年带上帽子,很无奈的抬头看了看炽热得好像能把大地烤焦的太阳,擦擦脸颊上的汗。

    哎。

    行走在路上,就是在晒肉干,喝一口少,能瞬间被蒸发掉三分之二。脸上的毛孔好像被冲上沙滩濒临绝望的鱼微张着嘴巴,努力呼吸最后一口空气。

    陈知年轻轻的拍拍脸颊。

    “咦?”

    陈知年没想到,她会在这里遇到林萤光和周航飞。

    一身红裙的林萤光是这条街最靓的崽,火艳得如天上的烈日,灿烂得让人移不开眼。

    一头波浪大卷更是让她看起来风情万种。

    轻轻一笑,百媚生。

    能让路人驻足不前。

    林萤光站在马路边轻轻撩动长发,就好像一块蜜糖吸引着大批的蜜蜂、蝴蝶、蚂蚁。路过的人频频回头,舍不得移开眼,路过的车突然放慢车速......

    陈知年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骑着单车路过的男人因为看林萤光而直接撞上了路边的垃圾桶,整个人一头栽到垃圾桶里去。

    陈知年傻傻的瞪大眼睛,哭笑不得,女神的辐射力是不是太强大了?

    “嘟嘟。嘟嘟。”

    “他妈的,你走不走啊?”一个穿着粉红衬衫,戴着蛤蟆镜的小年轻从车窗探出头来狠狠的瞪向傻愣愣的站在马路中央的陈知年。

    正沉浸在林萤光的美色威力无比里的陈知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央,妨碍地球转呢。

    “对不起。”陈知年赶紧道歉,退后几步。

    陈知年微微低下头,“不好意思。”

    “哼。”小年轻冷哼一声,然后飞速离开。

    “萤光。”陈知年看着明**人的林萤光,“姐,你收敛一下吧。”在大街上孔雀开屏,这不是给交警叔叔增加工作量吗?

    “周先生好。”

    “小阿年好,很久不见了。”周航飞是个儒雅的人,可能是因为主持时尚节目的原因,穿着时尚。

    但不会给人一直追着时尚跑的虚浮的错觉,他身上有一种适合时尚的气质。明明就应该浮夸的款式,但却因为一些细节而显得沉稳成熟。

    不能否认,周航飞是一个很魅力的男人。

    虽然比林萤光大了十岁,但保养得宜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

    陈知年看一眼两人拉着的手,这对已经离婚的夫妻看起来比婚内的关系更好。所以,为什么离婚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神医她千娇百媚)  人生记录事务所  上下杂货铺  最佳上门女婿(林涛楚梦雪)  我要做超级神豪  宝贝计划:爹地,妈咪不要你了  重生之星光之子  洞心之瞳  明玚有你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