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我有礼物给你。”朱暖从手提包里掏出一瓶香水来,“这是我男朋友从港港带回来的。”

    香奈儿香水。

    陈知年摇摇头,“你用吧。我不用香水。”

    相对于香水,陈知年更喜欢薄荷味沐浴露的清爽味。大夏天的,总觉得香水有些腻,而且,香水味混合在汗水味里,多少有些刺。

    公司里,叶钦就很喜欢古龙水,远远闻着就觉得鼻头发痒。早上刚到公司的时候,味道虽然浓郁,但也还能接受。但到了下午,味道就全变了。

    有一天下班,陈知年和叶钦一起从公司出来。叶钦滔滔不绝的说着话,陈知年根本就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一路上只顾着屏息和思考如何不吸入杂味的换气。

    真的。

    太难闻了。

    就好像走在臭水沟旁边。

    不对,应该说一条臭水沟‘如影相随’的跟在她旁边。

    广东的夏天,即使下班时间也依然如蒸笼般的热烘烘。叶钦走在陈知年旁边,时不时的抬起手臂擦额头上、脸上的汗。

    混合着古龙水的汗味随着动作而散发出来,污染着旁边的陈知年。

    当时,叶钦还一脸暧昧的朝着陈知年挑眉说‘这是男人味。’

    呵呵。

    说得好像她没有见过男人。

    要是男人都散发着这样的‘味道’,陈知年想,她应该宁愿单身一辈子。否则,一辈子生活在臭水沟旁边,这是什么样的煎熬?

    陈知年拒绝了朱暖的香水,“你自己用吧。”

    朱暖随手把香水盒子塞进手提包里去。

    “对了。他还给我带了这个。”朱暖从脖子上掏出一条做工精致的项链来。

    “很[笔趣阁 <a href="http://www.biqugex.biz" target="_blank">www.biqugex.biz</a>]漂亮。”

    这是实话,项链应该也是某大牌的新款,做工很精致,吊坠上的钻石很闪眼。

    朱暖的现任男朋友是港港人,在广州有个加工厂,做服装和手袋加工,是朱暖上一任男朋友的朋友。

    朱暖和上一任男朋友吃饭的时候认识了他,因为他当场表达了对朱暖的喜欢,所以上一任就毫不犹豫的分手给了朱暖重新选择的机会。

    说得好听说成人之美。

    难得难听就是拱手相让。

    女人而已,对于一些人来说就像玩具一样,是能用来换利益的。

    当然,对于朱暖来说,男人也不过是获得利益的途径。

    陈知年见过一次朱暖的男朋友,一个五十岁的秃头胖子,看起来油腻得好像没有洗的油锅。和朱暖站在一起就是美女和野兽。

    最让陈知年想不通的是,野兽在港有老婆孩子,孩子的年纪比朱暖还要大。即使这样,对方也能对朱暖一口一个‘真爱’。

    有时候,陈知年都不明白朱暖为什么要这样折辱自己?对着那样一张油腻的满是皱纹和老人斑的脸,能亲得下去?

    不过,老胖子对朱暖挺大方的,衣服、首饰、钱都不少。

    算了。

    别人的事。

    不管是朱暖还是林萤光,都是成年人了,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她不应该,也不能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去干涉。

    ‘为你好’三个字很多时候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自我臆想而已,别人根本就不需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