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这车是你的?”

    陈知年轻轻的摸了摸,好妒忌。

    好姐妹已经开上了大奔,而她却连凤凰牌自行车都买不起。

    这差距比珠江还要大。

    “嗯。喜欢吗?吃完饭后,我带你兜风,沿着珠江岸走......”

    陈知年傻愣愣的点头,摸了又摸,“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奔啊。”陈知年不自觉的挪挪屁股,她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软绵绵的,好像坐在云端。

    “这座位好舒服,是真皮吗?”

    陈知年的屁股动了动。

    “感觉自己坐在一堆钱上。”

    前不久还听说有人拉了三蛇皮袋的钱去买大奔。

    天哪。

    要不要为自己屁股大而忏悔道歉?

    林萤光无语的看了陈知年一眼,“你屁股长疮了?痔疮?”

    “没有。”陈知年翻个白眼,“是激动难耐。”然后在座位上轻轻的摸了摸,“应该是真皮吧?”

    “萤光,我屁股这么大,会不会坐坏了?”陈知年抬抬屁股,让自己尽可能的减少接触面积,减少直压重量。

    林萤光无语的两眼望天,懒得说话。

    “开这么好的车,要是想放屁怎么办?”陈知年疑惑,“在这样豪华的车里放屁,应该也是一种罪过吧?”就好像有人买了很贵的小皮鞋舍不得脚踏实地,要垫着脚走路一样。

    小时候的下雨天,陈知年不止一次的看到有人扛着自行车走。在很多人的观念里,东西比人更重要。

    “放屁应该算是对车的亵渎?”

    林萤光哭笑不得,“小阿年,屎尿能忍,屁也能忍?”

    “应该可以吧?”陈知年也不知道,她没忍过啊。

    人少的时候,不需要忍,随意就好,反正除了自己就是天知地知,还有屁知道。至于人多的时候?更没有必要忍,即使光明正大的放屁,也没人知道是谁放的,大隐隐于市。

    林萤光笑着摇摇头,然后给陈知年讲个她婆婆的糗事。

    “周航飞他妈来广州的时候,我开车去接她回家。在过人民桥的时候,她突然大喊‘停车,停车’,我还以为她晕车要吐,告诉她车上有塑料袋。但她坚定要下车,我只能靠边停了。”

    林萤光脸色一言难尽,“我停车,她却不下了。过了好一会,一脸沮丧的带着哭腔的说‘已经放了’。还跟我道歉,说她已经尽力了,但忍不住。”

    陈知年转不过弯来,“放什么?”

    林萤光:“放屁。”

    好一会,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觉得车很贵,不能在车里放屁,所以特意的要下车放屁?

    可惜,没有忍住,在车停的瞬间就放了。

    “在豪车里不敢放屁,在奢华大房里不敢拉屎。”林萤光无奈的摇摇头,“人啊。就是太为难自己了。”

    “萤光,你说那些家里装环境马桶的人要不要拉屎?拉了,是对黄金的侮辱;不拉,是对马桶的不尊重。”

    所以,那些装黄金马桶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就和上厕所忘记带纸,但身上却有一张大团结在,擦还是不擦?是个选择。”

    陈知年疑惑的看向林萤光,“姐,你粗俗了。”

    “忘记装逼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林萤光很喜欢和陈知年一起,不用装高贵、扮优雅,不用担心说错话做错事,不用在乎某些不经意的眼神是否伤害了别人、树了敌。

    可以随心所欲的畅所欲言,可以大声的说笑。

    ------题外话------

    深切哀悼在抗疫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霸道总裁求抱抱  失忆神探  天才狂医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  忍不住的是他  王腾莫湘小说  最强老匹夫  最强奶爸战神  王腾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