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其他小说 龙王殿超级王者 第269章 没有意境
    站在艺术中心中,米兰和叶云舒两人看着墙上的油画,这些画,不光是在画功上,色彩的利用和光线的阴影表达上达到了增峰造极的技术,更是有着深层次的寓意表现。

    “萧阳,你不是懂画么,你觉得,这幅画表达着什么?”米兰指着墙壁上一幅画,画中是一男一女,坐在一个秋千上,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怀中。

    萧阳看了眼这幅画,脸上顿时出现笑容。

    就米兰指的这幅画,当时可以说是他看着菲尔格画出来的,这幅画虽然画的极其传神,但要说表达,萧阳并不认为表达出来了什么,因为这幅画,就是当时白池那货找了个国外的女星,跟人家正坐秋千上调情呢,结果菲尔格看到,就画出来了,只不过把男女主人的脸画的模糊了许多。

    表达什么?这当时就是菲尔格冲白池示好的一个表现而已。

    当然,这幅画是怎么出来的,萧阳肯定不能把实话告诉米兰,先不说米兰信不信,就是对菲尔格本人的声誉来讲,也是不好的。

    在萧阳他们这种地位,是有一些潜规则的,如一些明星巨鳄,在他们面前无论怎么卑微,他们都不会说出去。

    萧阳沉吟一下,“这幅画里表达的意思......嗯,大概是对一种生活的羡慕和敬仰吧。”

    萧阳想了一下,也只能这么解释。

    萧阳的话音才刚落,旁边就响起一道声音,“笑话!此画所展现的,明明是一种朦胧的爱意,可以看到,画中的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怀中,男人虽然没有搂抱住女人,但他抓住秋千的双手,健壮有力,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这说明,男人爱着这个女人,他在守护这个女人的同时,也在尽量给她创造着快乐的生活。”

    萧阳看了一眼,这说话的人,自己之前刚好见过,就是今天上午,艺术中心还没开门的时候,站在杨海峰身边的中年男人,此时,杨海峰也站在这里。

    那中年男人继续开口:“画中的男人,坐着木制的秋千,说明他的家境并不怎么好,他不敢去拥抱女人,说明他内心有些自卑,认为自己没有给爱人好的生活,而女人,则表现出一种不离不弃,这秋千明明已经摇摇欲坠了,她还愿意和这个男人坐在一起,共同承担!这是一种让人羡慕的爱,并非所谓的羡慕和敬仰!”

    中年男人说完,一脸不满的看着萧阳,“画,是用来细细品味和观赏的,其中所表达的意思,不是某些人眼中那么浅显,我真的很想不明白,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菲尔格大师的画展?”

    中年男人说话毫不留情,显然是经过杨海峰的授意。

    对于这种说法,萧阳只是笑了笑,估计连菲尔格自己都没想到,他当初随随便便一幅画,竟然会被别人联想出这么多的情感吧?

    当初作画的时候,白池那货的确是抓着秋千,他只不过感觉,秋千比怀里的女人更好玩而已,而怀里那个女人,并非是什么不离不弃,当初只是知道了白池的身份后,去投怀送抱的,对于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白池见得太多了,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还爱恋?

    萧阳想想就觉得无语,白池那货有哪门子的爱恋?那分明就是一个浪子,从没见哪家的姑娘能留住他的心的。

    中年男人犀利的话语,让杨海峰很满意,他点了点头,冲萧阳道:“小子,不是那种人,就别来这装,你要不懂画的话,就不要瞎说,ok?”

    萧阳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是瞎说的呢?”

    “呵呵。”杨海峰笑了笑,“你认为,菲尔格大师,会羡慕这秋千上的一男一女?这只是他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而已!”

    “随便吧。”萧阳摇了摇头,懒得跟杨海峰解释。

    “我觉得你这种人,真的不配待在这里,胡说一通,简直就是恶心人。”杨海峰身边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觉得,你待在这里,才是恶心人!”米兰直接开口,“一幅画,我们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管你们什么事?”

    “你们是在侮辱艺术!”中年男人直接大声开口,斥责道。

    萧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故作姿态,才是侮辱艺术吧?这幅画中,明明没有表达出这么多含义来,你自己就能胡说一通?”

    “笑话!画是靠体会的,这种体会,你这种人,怎么可能懂?”中年男人满脸的嘲讽。

    正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一阵骚乱。

    每一次,菲尔格大师的画展,菲尔格本人都会现身,为众人讲解一些他对画的理解。

    菲尔格大师的出现,引起很多人的围观。

    这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留着一个大胡子,脑后扎了一根长辩,别说是五十多岁的男人了,就是放在年轻人里,菲尔格的形象,也能说得上是潮流了。

    很多人,都像菲尔格大师提问每一幅画的意境。

    “菲尔格大师,你能说下,这幅画所表达的意境是什么么?”那名站在杨海峰身边的中年男人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中年男人所说的画,就是他刚刚和萧阳争论的那幅。

    “这幅画?”菲尔格将目光看过去,他一下还没注意到萧阳,“这幅画说实话,还真没什么意境。”

    “没意境?”菲尔格的话,听在其余人耳中,都有点不敢相信。

    对于自己这幅画,菲尔格还记得,当初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画出来的。

    越是成功的人,越是能看到自己的渺小,菲尔格还记得自己当初看到那群人物时,内心的羡慕和向往,自己的成就,在那些人面前,根本就一文不值。

    看到这幅画,菲尔格就想起当时那群人,叹了口气,“如果非要说意境的话,只能说,我对这种生活的羡慕和敬仰吧......”

    菲尔格说的,和刚刚萧阳说的,一模一样!

    这样的解释,让杨海峰和他身边的中年男人齐齐楞在那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顾爇霆  重生甜妻,超可爱  我成了将臣!  咸鱼翻身之娘子威武  九九归医丁宁沈牧晴纯黑色祭奠  明天子  猛婿  三国领主时代  宁夕穆英旭一念相思许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