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仙侠修真 千脸 第六章 苦少年认祖归宗,李御坤应首许诺
    李澈听完那李御坤讲述,心中早已波涛涌动,想之前道宏所讲,自己的父亲遮天是一个无耻**,自己的母亲叶雪有愧于心以死明志,明明是至亲至爱的两个人,一个变成了千夫所指的恶贼**,一个变成了被玷污而以死明志的不称职母亲。

    虽然道宏和这个黑衣人将同一件事说出来两个版本,但作为人子的他心里却更愿意相信这个李御坤所讲,便想急于让这黑衣人证明他所说的确实可信。

    李澈努力抑制住内心激动的情绪,道:“前辈所讲与道宏所讲完全是两个版本,敢问前辈如何证明所说是真的?”

    李御坤哈哈大笑,“因为我是你父亲的胞弟,你的父亲本名叫做李御乾,你应该叫我二叔。你我都是同源血脉,所以你觉醒之时我才能在千里之外感应得到。我这个证明,你可相信?”

    李澈心想既然此人是父亲的胞弟,现在又是万寿山的首座,救自己也就合情合理了,他是经历了那场大战的人,又不远千里感冒风险来就自己,更没必要扯谎骗自己。想想这近二十年来蒙受不白之冤的父母,甚至自己也都认为他们是恶魔淫贼和无情母亲,不禁想象若是当初没有发生那场大战,自己现在肯定与父母隐居在一处世外桃源之中,他们夫妻恩爱,自己快乐无忧。而现在自己差点死在灵台宗,父母一辈子都背负骂名,而这一切都是道宏亲手炮制出来的。

    “噗通!”一声李澈跪倒在地。

    朝着洞口外面的悠悠白云,磕了三个响头,眼含热泪,声音哽咽,“你们二位放心,孩儿拼死也要替你们报仇雪恨,给你们洗脱冤名!”

    李御坤扶起李澈,沉声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报仇还差的远,与道宏为敌就是与灵台宗为敌,就是与道门五宗为敌。我此番冒险来到灵台宗救你,便是要带你回万寿山,以你的天赋资质,再加上天魔体的血脉,十年之内便有可能突破到至灵境界,完全觉醒天魔兽型,到时候便有能力与道宏一战了。道宏已经在至灵极境十多年了,随时都有可能踏入传说中的太灵境界,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如果他先一步到了太灵境界,那你我想要报仇就几乎不可能了。要是你父亲在就好了!”

    李澈哽咽道:“二叔,我父亲他还活着吗?”

    李御坤叹口气,道:“十几年前他逃至长生谷中,便再无下落,长生谷是我万寿山圣地,设有禁障,里面又危险重重,没有太灵的实力休想进去,我也曾几番进去探查过,却始终毫无所获,你父亲怕已是……”李御坤说着声音便有些哽咽,“杀父弑兄之仇不共戴天,不报此仇我愧为人子弟兄。”

    李澈哽咽道:“二叔,侄儿自知与道宏实力相差太远!二叔若是能报此大仇,侄儿愿意终身侍奉!”

    李御坤将李澈扶起,双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有此志向,也不枉我救你一命,你从小在灵台宗长大,自然心心念念想着除魔卫道的事。我还怕你被那群伪君子迷了眼,不肯认祖归宗,你既然有此宏愿,又是先天魔体,我自然倾尽所能让你尽快提升实力,为我万寿山冤死的英魂报仇。”

    “侄儿谢过二叔,侄儿一定潜心用功,不辜负二叔厚望!”李澈有些感动,自己拜了近二十年的师祖要自己的命,而从未见过面的这位二叔劝敢冒风险不远千里来搭救。

    李御坤一把将李澈扶起,道:“天魔体在我万寿山几乎已经断绝,我生三子只有老大传承了天魔体的血脉,整个万寿山觉醒了的天魔体也不出十人,每一个天魔体都可以说是老天赐给我魔门的礼物,光凭这一点也必须要救你,且不说你是我的亲侄子。等回了万寿山,我再将我派密门功法传你,十年之内必然能踏入太灵境界!”

    “秘门功法?”李澈疑惑的问道。

    “不错!我万寿山秘传功法——九幽魔灵功法。老祖宗创出这套功法便是专门为充分发挥我魔门先天魔体体质的优势,只可惜先天魔体凭借血脉传承,又不是一定能传承下来,这千年下来,我魔门中先天魔体已经凤毛菱角了!你是先天魔体可以将这功法充分发挥出来,而你又天资聪慧,我万寿山有你这样的年轻人,这血海深仇便有望得报了!”李御坤说罢,哈哈大笑,声音回荡在这本不大的石洞之中显得越发的响亮。

    “多谢二叔!侄儿定然勤加修炼,不负二叔厚望!”李澈觉得原来遮荡在眼前的雨雾都渐渐散开了,原来那颗不知所措的心也安稳了下来,眼前的路或许很难走,但有了必须走下的理由。

    “好!我这就带你回万寿山!”李御坤拍了拍李澈肩膀,虽然隔着面具,但李澈仍能感受到李御坤此时脸上一定挂满了欣慰的笑容。

    一听说要走,李澈心中还是有些不舍,不舍离开那些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以及待自己如亲儿子一般的元庆,还有总是喜欢黏着自己的林灵儿,便道:“二叔,侄儿还想回去看看,侄儿的师父元庆待侄儿如亲生一般,他……”

    李御坤见李澈仍旧不能斩断过往,有些失望,又怕他回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打断李澈的话,道:“以后自有再会的时候,你已经失踪两天了,若此时回去,他们众人必定会寻根问底,虽说你们师徒情深,但万一让道宏知道,不仅我们大仇难报,怕你也会丢了小命!”

    李澈情知李御坤说的有理,但一时仍旧难以抛下,两难为情,思躇一会儿,便道:“侄儿明白二叔所说的厉害,侄儿不去见他们,只写一封信做个交代,可以吗?”

    李御坤虽然有些不悦,但为了让李澈放心跟着自己回万寿山,便勉强点头同意了!

    他二人所在洞中,别说笔墨纸砚,便是连根毛也没有,李御坤对李澈道:“我去给你取笔纸,你昏迷两天想必也已经饿了,顺便给你取些酒食,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一并取来?”

    李澈见李御坤的话里意思,不愿意带自己离开,心中明白眼前的这个二叔,对自己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便恭恭敬敬的行个礼,道:“劳烦二叔了,侄儿别无他求!”

    李御坤点了点头道:“好,你就再次稍待片刻,我去去就回!”说罢便纵身一跃,如一只青鸟一般扎破云雾俯冲下行,转眼便消失不见。

    李澈望着李御坤消失的身影,怔怔有些出神,自言自语道:“我若是有如此修为该多好啊!”

    李澈知道,李御坤虽没有说自己的修为境界,但之前讲万寿山圣地长生谷没有太灵境界的人进不去,而又说他曾几次进去寻找自己的父亲,说明他的修为起码是太灵以上了,只是不知他是哪个境界几品,也难怪他一个人敢上灵台宗。

    李澈趴在地上,仔细看了看那洞外面,真是一处绝境,也不只是何人所建,若是没有玄灵境界能够御剑的能力,或者飞天遁地的神通,被困在这洞中只能等死或者摔死。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要修仙就上一百层  荆楚争雄记  万神星河  猛兽博物馆  聊斋之问道长生  捏造飞升世界  武牧江湖  混沌盘古道  遁甲